有认识的人立刻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 编辑:admin -

有认识的人立刻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师父我们真的不出去吗?看着人越聚越多了,到时候打起来的话,恐怕里面的东西也不会剩下什么的!”
 
    东方四少看着轮回者和书院的人都是越来越多之后,有些不安的说道。
 
    “不···。”天道宗的掌门正要说什么的,结果却被外界发生的事情影响了。
 
    “动手!干翻他们!”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动手,只看到游侠一边的人突然集体动手了,只看到各式各样的光芒闪耀,有些人变成了身披战甲的战士,有些人则变成了弓箭手大戟士等等变化不一而足,还有人没有变化,但是背后却多出了一两道人影,这些分明都是修炼有成的兵家的手段,什么时候兵家的传人居然如此多了?
 
    “看来是不用我们出手了!”
 
    天道宗掌门说了一句,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刚刚还是一群普通人的,怎么一瞬间就变了一个模样?他们有些搞不懂了。
 
    天道宗的掌门表面上很平静,其实心里早已经震惊的要死了,这些变化出来的战甲真的具有战斗力。
 
    要知道儒家弟子可不是真的只会动嘴皮子,人家也是有君子六艺的,如果只会动嘴皮子的话早就被其他几家给灭了。
 
    从孔子诛少正卯之后,武力就一直是儒家的必备手段,如果我讲道理讲不赢你,又抓不到你的把柄,那么不好意思我只能从肉体上消灭你,等你死了之后我在把脏水泼到你的身上,这样你就不会反抗了,而我依旧是那个君子。
 
    然后君子们春风得意,用这套手段他们确实获得了很多利益,但这样的手段想要用来对付杨威的话,显然是不够的。
 
    儒家的剑法跟其他的剑法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直接上来就是刺,但是他们很快就惊讶的发现,直接引以为豪的剑法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看什么看,爷爷身上的战甲也是你这样的破兵器可以刺穿的?”
 
    一个儒生一剑刺在冲来的游侠的身上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阵阻碍,然后自己就被强大的冲撞之力撞飞了出去,轮回者拍拍自己的木甲,这玩意儿虽然需要花声望值,但是很值得啊,穿上之后耐久没用完之前堪称刀枪不入,绝对是新手轮回者眼中的神器。
 
    对面的儒家人立刻就陷入了苦战之中,好在轮回者们也知道这里是长安不好搞出人命,不然的话分分钟解决了这些人。
 
    不过虽然没干掉他们却让这些人吃足了苦头,毒药罐子和毒镖就不用说了,这东西用一次死不了人,但是会让人头晕目眩,全身酸软无力,很多儒家的学生就是中了毒之后被一切实力低微的普通人拳打脚踢的。
 
    “哼,墨家的奇技淫巧之辈!浩气长存!”
 
    儒家这边当然不会没有高手,只是对面的人太多了,既然要维持自己正人君子的形象那就不能太过伤及无辜,否则等到官府问责的时候不好交代,虽然来之前已经跟长孙大人府上报备过了,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太过了,毕竟儒家还没有强大的只手遮天的份上。
 
    一把白色气剑从这个学院祭酒的身后冒出,这也是一位拥有文气的高手,更长孙无忌的谋略型文气不同,他的文气偏向杀伐一道,拥有的都是单体攻击技能,虽然于群体作战没什么作用,但是说道单挑,他可不惧一般的武者。
 
    白色气剑直接贯穿了挡在身前的几人,连同他们的战甲一起,幻化出来的铠甲直接消失了,虽然大部分的攻击被木甲拦住,但很明显攻击超过上限,木甲已经破碎了,而这些人也受到了严重的贯穿伤害。
 
    “我当是什么高手,不过是些借助外力的普通人而已,以为有些墨家的奇技淫巧之物就可以抗衡我辈!简直愚蠢!还以为你们真的是得了兵家传承呢,哈哈哈,一群垃圾,我们的人已经要到了!全都给我上!”
 
    受伤的人迅速的被其他人带走了,而轮回者这边的援军也已经到了一个个蒙着脸的全都出现在了街口,而在另一边,国子监出来的儒门众人也终于出现了!
 
 第119章打完架当然要跑了
 
    “呵呵,终于打起来了,让我们的人准备,等到他们打到最激烈的时候就冲过去一网成擒,那些儒家的不用多注意,不过那些会变化战甲还有利用古怪物品的人要注意,这些人很有可能会突然消失,用渔网明白吗?”
 
    李玉看着儒家的人已经冲出去了,很高兴吩咐完手下之后战甲也迅速的跑了下去,刚刚感应到有高手出现了,自己的这些手下对付一般的游侠和江湖人士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但是高手的话,还是自己出手比较好。【】
 
    “什么情况,我们的人受伤了?”
 
    周如烟脸上罩着一缕薄纱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个女子了,而且是一个及其美丽的女子,所以下面的人一阵骚动,然后就看到一群儒门弟子疯了一样往她这边凑了过去,嘴里还喊着要抓住她这个妖女云云。
 
    表面是喊的正大光明,问题是眼睛里透出来的淫光隔着老远都能看见,那眼神恨不得刺透周如烟的面纱一样,见到这个情况,张三还有王二和麻子三人齐齐打了一个冷战,总有些不怕死的人敢往冰山上撞。
 
    “哼!”一声冷哼之后周如烟衣袖轻摆直接飘走了,但是冲来的那些人就表现的奇怪了,只看到他们互相抓住了对方,然后一脸淫笑的往相互的身上摸去。
 
    边摸还边笑,嘴里喃喃自语的,说出来的话,即便是市井最下流的汉子听了都要觉得汗颜,这些也配自称为君子?
 
    就连他们自己的同伴都听呆了,有认识的人立刻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哇,口味好重啊!平日里还跟王兄勾肩搭背,难怪他对我那么好,嘘寒问暖的,现在想来,他居然是对老子的后面感兴趣!咦···好恶心啊!”
 
    “是啊,你看他们··居然还亲到一起去了····居然要脱衣服,这绝对不行,上去把他们拖走啊!”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离他们远远的,就连轮回者这边的人也不愿意去攻击他们,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情况太恶心了,而他们的同伴也不愿意去拖他们下去,因为他们也觉得太恶心了,就算你有龙阳之好,也该收敛一些,起码不能在大街上这样做啊,这让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放?
 
    书院祭酒看见了却是眉头一皱,这种反应分明是中了幻术或者媚术之后才会有的反应。
 
    “孽障,还不醒来!”
 
    这一声暴呵蕴含了祭酒的文气,如同利剑一般刺透了这些学生的耳膜强烈的剧痛让他们瞬间醒来,醒来之后一看他们相互之间的情况,几个男人相互之间拥抱在一起,不但如此有的还脸贴着脸,嘴对着嘴,而且一个个衣裳半·裸·的样子。
 
    祭酒一脸的暴怒,打的已经够多的了,他们儒门可是读书人终究不是武人,打这一场都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修养过来,而且正主都没有出来未免有些得不偿失了,从试探的结果来看,这个家伙背后还有很大的势力,而且跟红花门也有牵扯才对。
 
    就在他准备出重手的时候,后面却突然出现了两个声音。
 
    “刚刚就是你说的,墨门的奇技淫巧是吧!胆子不小啊!”
 
    “刚刚是你说我兵家的坏话的,怎么我兵家的兵甲之道就是借助外物?你儒门的道德文章就不是?倒要好好领教了!”
 
    韩墨和尤建虎两人相视一笑,这个时候他们代表的正是自己身后的势力,韩墨自然是墨家的人了,而尤建虎不用说了自然是兵家的人。
 
    祭酒一看这两位的架势就知道他们跟之前的那些游侠和普通人不同,问题是之前骂人骂的太爽,结果不小心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还被人家抓住了把柄,这就尴尬了。
 
    这个时候想要服个软都不行,好多人看着呢,如果服软的话自己还要不要脸面了?可是不服软的话这两个人固然留不住他,问题是如果墨家和兵家联合起来找儒家的麻烦,到时候那些掌握权力的老家伙可不会为了自己就开战,肯定是把自己交出去啊,为了脸面送命···不值得,可如果没了脸他今后就算活着也会被人耻笑啊,为今之计只有···死不认账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